分享

更多

   

为大观园撑起一片荫凉的人

2019-02-14  网上百家乐
2019-02-13

杨树


导读

若干年后,贾府竟然发生了为钱财贱卖巧姐的丑事。如果这件事真是贾芸干的,他只是把他接纳的那个丑陋的世界完整地延续了下去。


1. 凝视泥潭

世界为我们呈现哪个向度,取决于我们遇见的是谁。

贾芸一出生遇见的就是世界最残酷的那一面。庶出,父亲早逝……贾芸的母亲是贾琏口中的“西廊下五嫂子”,如果她也能像贾芹的母亲那样出面去求求王熙凤,家里的日子可能会好过很多。但这个温顺而怯懦的女人不善言辞又羞于见人,她根本不会或者不敢去求人。

那个“不是人”舅舅的出场只是让贾芸面前的世界变得更加绝望。

父亲死的早,孤儿寡母得舅舅看顾,原本该是一个情义无价的感人故事,但舅舅认为贾芸应该去贾府寻找机会——这与其说是为外甥着想,不如说是为了跟自己撇清关系。但舅舅的说教堂皇而动人:拥有自己的事业方是长久之计嘛。

贾芸也是这样想的,但需要舅舅帮他一把。贾芸想跟舅舅赊几两冰片麝香作为自己事业的“启动资金”,但舅舅根本就不看好他,因此不打算投资。舅舅的话倒不难听,但也没有给贾芸留任何希望:首先董事会改了章程,铺子里刚立下规矩,一概不准赊欠;其次铺子里根本就没这些贵重东西;其三,就算有,也不能给你,你能有什么正事?给你还不是害你!

这也罢了。开着大香料铺,卖着老百姓用不起的东西,舅舅家里的家道却艰难的让人难以置信——夫妻两人的午餐只有一碗快餐面。一人吃面,一人喝汤,如果留下外甥的话,就只能闻闻味道了。“不是人”的舅舅也知道外甥不是神仙,就让更不是人的舅母想办法——叫小丫头去对门王奶奶家借几块钱,再去买个面呗。

形势不好,日子艰难大家也是知道的,就像在刘姥姥心目中贾府大也有大的难处一样。但是,“不是人”一家的日子真到了这样揭不开锅的地步了吗?开门做生意手上虽有几个现钱,但灯油火蜡,他们每时每刻都得计算成本,自然把钱看得比常人重些。

贾芸似乎也没有更多抱怨,相信他不是第一次遭受白眼。这年头,如果不是千疮百孔,谁不愿意正能量呢?他知道这不一定全是舅舅的问题。

走出舅舅家门的贾芸心里一定比黄连还苦,他内心某个东西也一定在动摇。但事情常常就是这样,如果顺利获得了舅舅的“天使投资”,贾芸可能就没有机会结交醉金刚倪二了。但这个专在赌场吃闲钱的泼皮注定要成为贾芸生命中的贵人——他甚至有可能成为贾家落难时的恩人。

电视剧《红楼梦》里,倪二被塑造成一位侠士般的人物
电视剧《红楼梦》里,倪二被塑造成一位侠士般的人物

倪二不仅爽快地送上十五两银子,且声明不收利息,甚至连借据也不准写——听起来就像是骗子设下的陷阱。

贾芸拿倪二的钱肯定是有风险的。当他去钱铺称过银子的重量,十五两只多不少,知道醉金刚没打算骗他,心里才稍稍踏实了一点。但买到冰片麝香也不代表他的人生已经出现了转机,要讨得凤姐的欢心才算。

事实上,他之前已经求了贾琏。贾琏是“县官”,现管却是凤姐。先他一步直接去求“现管”的贾芹的事业已经顺利起步了,贾芸的人生依然在起点徘徊。

在通行本里,贾府败落后,贾芸性情大变。与贾环、贾蔷等人混在一起,喝酒赌钱,把贾府闹了个天翻地覆。作为“狼舅奸兄”中的奸兄,贾芸是把巧姐变卖换银子的主谋。

在后四十回续书里,贾芸是把巧姐变卖的主谋
在后四十回续书里,贾芸是把巧姐变卖的主谋

我们更愿意相信,“奸兄”说的不是贾芸。但是,如果一个人太长时间深陷泥淖的话,它是有可能成为它的一部分的。是为这个世界带来一片荫凉,还是让世界多一个帮凶,有时候就在我们的一念之间。


2. 西廊青年奋斗史

生活对每个人来说都不容易,贾芸的舅舅没有提供实质性的帮助,倒给他讲了一个励志故事。

住在后街的贾芹——三房里的老四已经管着四五十个和尚道士,每个月都有专项经费,俨然是一个小老板了。在舅舅看来,作为二房(或者四五六房)里的老二,贾芸早就该去求一求大房,或者只是去求一求管事的,也弄个事管管,早晚也混个人模狗样儿的。

十二个小和尚再加十二个小道士,到了“不是人”的舅舅嘴里变成了四五十个和尚道士——不知道这个生意人的帐是怎样算的——旁边还跟着贾芹骑着大叫驴……这样的场面和派头就是他们眼里成功人士的标配。

“后街男孩”的成功故事一直都在激励着这位西廊青年

如果他运气再好一点,像宁国府正派玄孙贾蔷一样直接被贾珍关照,负责组建并主管贾府的私家戏班,从此以后衣食无忧——也许这才该是一个孤儿在这个冷酷世界里应有的待遇。

“西廊下”只是一个象征性的说法,它的含义是他们跟贾府有某种不十分确定的联结。贾芸的父亲甚至爷爷已经是庶出了,经过数次开枝散叶后,枝叶与主干的关系越来越模糊。除了一个堂皇的贾氏子孙与辈分外,他们与街巷里那些黔首百姓已经没有任何区别了。

草字辈中有找工作经历的至少有蔷芹芸三人。

贾蔷是宁国府正派玄孙,人又生的风流倜傥,且深得贾珍看顾。元春省亲时,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得了一个南下姑苏采买唱戏女孩子组建戏班的美差事。之后又负责管理戏班,已经是一份常人羡慕的事业了。贾蔷的成功还在于,因为工作关系赢得了小旦龄官的芳心。戏班中最出众的就是龄官,眉眼、脾性都有几分像林妹妹,她甚至得过元妃娘娘的特别赏赐。

贾蔷与龄官
贾蔷与龄官

一个缱绻的午后,蔷薇架下,这个女孩把一个“蔷”字在地上写了几千个,雨淋湿了头发都不知道。她心里此刻该有多少煎熬呢?

贾蔷得到龄官无法排遣的痴情,连宝玉都十分嫉妒了。弱水三千,属于你的永远只有一瓢——这大概就是宝玉在贾蔷龄官身上得到的最大感悟了。

贾芹则因为母亲的影响力,也得到了一份铁槛寺管理和尚道士的美差。每个月有专项经费,本来也是一个安身立命的事业;但他不知珍惜,胡作非为,给贾府带来麻烦,也葬送了自己的前途。某个年关领取年物时,贾芹挤在前面被贾珍当众奚落,更是丧失了仅有的一点尊严。

贾芸却要完全靠自己奋斗,贾氏子孙中他是真正的小人物。

宝玉见到贾芸就提出了认作儿子,贾芸的“斯文清秀”肯定是一个原因。贾芸自然也清楚,这其实是他的一个机会。他也很努力去抓这个机会了。当贾琏说贾芸比宝玉大四五岁时,贾芸的说辞也合情合理——山高高不过太阳,自己父亲死的早,如果叔叔肯教导,那就是侄儿的造化了。宝玉的回应也非常积极,让贾芸改天过来,并承诺带他到园里玩。

贾芸的运气似乎突然变好了,如果能得到“父亲”宝玉的庇护,他的世界一定会变得光明起来。

贾芸对天上掉下来的这个“父亲”一定是抱着相当期待的,但等他再次见到“父亲”时,已经是几个月之后的事情了。而且贾芸意识到“父亲”当时的承诺仅仅是富贵公子的口头禅而已——宝玉根本就没有把这些小事放在心上。

十八岁的俊美少年希望能在一个十三岁的孩子面前叫一声父亲,你当然会觉得他很可怜。所以后来的故事里,人们都期待,这个可怜的俊美少年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拯救者。

而此时的贾芸低眉顺眼、小心翼翼仅仅是希望得到贾府正经主子的关照。

贾芸一开始是把宝押在贾琏身上的。贾琏似乎也给了他某种承诺,但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托错了人。但贾芸还是有收获的,尽管管理和尚道士的事派了贾芹,他得到的消息是,接下来还有一宗种树种花的活。贾芸知道自己不能再错过机会了。

如果说求贾琏只是需要一些诚恳与小心的话,买通凤姐贾芸还需要其它成本。

我们相信此前贾芸已经做足了功课,他给王熙凤精心准备的第一样“礼物”就是面子。贾芸挑了一个凤姐气场最足的时刻:一群人簇拥着凤姐迎面走过来了,贾芸毕恭毕敬地抢上来请安。凤姐摆出的是一如既往的排场——正眼也不瞧贾芸,脚往前走,嘴里问他母亲好。

贾芸顺便出示了他的第二样“礼物”:“口惠”——其实就是当面奉承。贾芸的得体在于他是借着母亲的口说出来的:婶子身体单弱,事情又多还处理得这样周全,换个人早就累的不成样了。

这些就可以满足凤姐了吗?不能。贾芸接着出示他的第三样礼物——冰片麝香。贾芸将一个锦盒举过头顶,凤姐于是十分喜欢,命丰儿把冰麝收好。

凤姐肯定不会轻易收人东西的。贾芸选择送礼的时机是端阳节前夕,贾府少不得要采买节礼;贾芸选择的冰片麝香又是他们不可缺少的。关于这些贵物,贾芸事先准备了一个小故事——故事跟礼物同样重要:一个朋友选了云南去做官,家里的香料铺不开了,有些东西要送人,贾芸得了一点冰片麝香。虽然是朋友赠送,东西却是好东西。一般人用不上、也用不起,给他们也是白糟蹋。贾芸说,想来想去凤姐才是最有资格得到它的人。

东西是朋友送的(没花钱),给别人又浪费(他们都不配)。凤姐还有什么理由不要呢?

王熙凤故意耍了一个心眼——收了礼物根本没提种树的事。

买冰片麝香的钱是贾芸跟泼皮借的,如果贾芸拿不到业务的话,倪二可能就真成泼皮了。

第二天凤姐又故意骂贾芸“弄鬼”,原来送东西是为了求凤姐让他进来种树。送礼跟种树有关联吗?承认即是对双方的贬损。贾芸不承认的理由是,种树求的是贾琏,如果想求凤姐的话一早就求了——可见贾芸送冰片麝香不是为了种树……现在既然这样,那干脆就求婶子帮个忙吧。

礼已经收了,得了东西接着答应贾芸种树,让人觉得她眼窝浅,见不得东西似的。更重要的是,她要装作根本不知道贾芸有事相求。这里面的微妙大家都懂。凤姐继续打太极——原有种树的事,只是不大好,明年正月采买烟火灯烛的大买卖你来办。贾芸也知道凤姐是在“逗”他,他只能顺着凤姐——果然这个我办得好,再派我那个吧。

这当然是个烟幕弹,但却是必须的——凤姐决定关照贾芸是因为“叔叔”常常夸他说话明白,心里又有见识。要不是你叔叔说你好话,我才不管你的事呢!——凤姐最终将收礼跟派活两件事撇得清清楚楚。

但贾芸终于到手了白花花的二百两银子。

贾芸后来得到烟火灯烛那个大宗业务了吗?大观园里接着发生了凤姐和宝玉被马道婆驱动的五鬼魇镇,整个贾府天翻地覆。贾芸的差使变成了“带着小子们挨次轮班看守”,不过后文提到,“他在里头混了两天,却把有名人口认记了一半”,这种小小心机,也暗示了他未来尚有空间。

宝玉后来当面表达了谢意。贾芸的回答却是感恩——宝叔的安康才是我们一大家子的造化。

好事多磨正是世上的普遍规律,但无论如何,贾芸最后如愿以偿拿到了业务。贾芸不送礼能拿到种树工程吗?也许可以。但是作为贾氏子孙,为了生存却要额外花费这么多心机,无论他最后变成了恶魔还是天使似乎都有了充分的理由

若干年后,贾府竟然发生了为钱财贱卖巧姐的丑事。如果这件事真是贾芸干的,他只是把他接纳的那个丑陋的世界完整地延续了下去。如果他是最后拯救宝玉和凤姐的人,那就是他接过一个恶魔后,还给了我们一个天使。

对贾芸来说,更重要的是他也收获了一份爱情。

跟多情的小红姑娘比起来,那二百两银子也算不了什么。有人甚至可以据此断定贾芸不可能是那个“奸兄”:一个在曹公笔下拥有爱情的人,也许不该是一个穷凶极恶的人。

小红几乎就是贾芸人生中唯一的好运气。仿佛就是商业电影的套路,爱情元素的加入,为励志却枯燥的个人奋斗史增加了一些温情,使得观众面扩大了。

小红与巧姐
小红与巧姐

跟贾芸一样,小红原来也看不到任何生活的希望。仅仅是因为给宝玉倒了一次茶,就被宝玉身边那些伶牙俐齿的丫头们冷嘲热讽,什么攀高枝之类的难听话都来了。这一次尴尬的经历让小红明白,她必须重新审视自己的处境。芸二爷肯定不是宝二爷,但好歹也是个爷。更重要的是,捡手帕让小红意识到这是他们的缘分;匆匆一瞥更让小红心里认定芸二爷才是对的人。

在隐含的“真实”版本故事里,贾芸和小红的相遇,似乎就是为了在贾府遭难时出面救助。大树倒了,死的死了,逃的逃了。当贾府那些正经主子们正处于人生最低谷的时候,小红终于有机会来到宝玉身边——攀这个高枝。


3. 白海棠

如果给大观园里的诗社选一个图腾的话,海棠花应该是一个合适的选择。那一天贾芸送来了两盆美丽的白海棠,海棠雅致,又是罕见的白海棠,第一期诗社有了应景的主题。贾芸当时是大观园园林工程主管,海棠花也是一个得体的礼物。

我们不知道当大观园里那些神仙般的公子小姐们在吟诵海棠时,贾芸在做什么。只是,若是那个引出了“海棠诗社”的人,那个为大观园撑起一片荫凉的人,最后变成了变卖巧姐的无耻之徒,这种荒谬、讽刺与冲击力,像是要向开得正好的海棠花泼上一盆污水,甚至连根拔起。

大多数红迷愿意相信,贾芸终于没有成为他那个世界里的一分子。理由就是那些洁白的海棠花。人们都希望,世界在它最糟糕的时候,能向善的那一侧挪动一点点。 

《红楼梦》电视剧中的贾芸与小红探望狱中的宝玉《红楼梦》电视剧中的贾芸与小红探望狱中的宝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网站地图 申博网址 百家乐真人游戏 澳门博彩公司 百家乐登入网址
    申博sunbet开户登入 申博代理管理网登入 申博登录网址登入 申博太阳城现金网
    申博开户 捕鱼游戏 申博太阳城登入 申博138
    太阳城手机版 澳门银河赌场 申博棋牌游戏 澳门金沙娱乐场
    申博游戏 太阳城亚洲注册 太阳城代理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