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已上刊的文字(六)

原创
2019-02-19  网上百家乐
为证明是本人原创,特附原文。



奇葩婆婆
口刘相云  
        
      怎么又要过年!真烦人!于菲在心里嘟囔着。于菲怕过年是从婚后第一年开始的,起因还要追溯到她有一个奇葩婆婆。
      于菲有着漂亮的丹风眼,修长的腿,洁白的皮肤,是公司一道亮丽的风景。郑峰五官里带着俊秀,帅气中有抹温柔。俩人在同一公司上班,进进出出时彼此都会点头问好。科长似乎看出什么,便成人之美牵了红线。很快订婚就被提上日程。
     那天阳光倾洒,天空湛蓝清亮。媒人却迟迟未到,于菲的大爷,叔叔在心里嘀咕猜疑着。“蹬蹬蹬”,外面脚步声铿锵有力,一位身穿红上衣体型微胖的妇女进得屋来,竟是于菲未来的婆婆。
     “咱不用请媒人了,既然都愿意,直接说要多少彩礼就行,只要大差不差就行啊!”婆婆开门见山嘻嘻哈哈的说。
      于菲的大爷,叔叔愣住了,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都活半辈子的人了,这样的情况还真没见过。稍顷,于菲的大爷摇摇头拉起于菲的叔叔起身离桌。
      “哎哎哎!这是干吗?我这不是为着孩子们着想吗?要是花枉冤钱,将来他俩是要还的!”婆婆如一堵墙砌在门口。
      “这,这,哪有这样办事的?”一向讲话顺畅的于菲的大爷嘴角哆嗦着竟口吃了。
      “这样既简单又实惠,咱以后是一家人了,商量着办就行!”婆婆的手扯住于菲大爷的胳膊。
      你来我往,唇枪舌战,双方 僵持着。最终,于菲的大爷,叔叔看在两个孩子情投意合的份上让步了。
      这天,婆婆打电话给郑峰:“订婚这么长时间了,让菲菲来吃顿饭。”于菲听了心里暖暖的,婆婆粗中有细呢。
       院子里站满了人,婆婆介绍着,这是你大姨那是你三姑……于菲发现都是姑姨婶辈的,怎么都来了呢,这是干什么?忽然,于菲的心里猛得惊醒,这是要我改口认亲啊!按照当地习俗,认亲时女方要有大娘或婶婶相陪的。但现在这种情形,只好这样了。
     “菲菲,尝尝这鱼,可鲜呢!”婆婆夹着一块鱼放到于菲面前。
      三姑也递过一块鸡肉:“来,菲菲,吃块肉。”
      “嗯嗯,谢谢妈、谢谢三姑”。于菲有点腼腆。那些姑姨婶们纷纷递上红包,嘴里寒暄着:“一点心意,别嫌少。”红包都是明着给的,每人二百元钱,共十三个人,二千六。于菲推辞了几下刚想把红包放进衣袋里,婆婆把手伸过来接住了,说:“我先替你收着,一会给你。”
     日头慢悠悠地向西溜达了,局罢席终,亲戚们都回去了。婆婆拽过板凳坐在凳角上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说菲菲啊,这桌酒席可花好多钱呢,白条鸡五元一斤,那条鲤鱼也十多元,青菜贵的要命,还得现摘现做,累死了!婆婆把手放到后背捶了几下接着说,以后这些姑,姨的孩子要结婚这份子钱都得翻倍返回,这二千六百元留着还人情吧,我还得赔上许多。
     这不是欺负人嘛,什么事情到她这儿就转弯变样!于菲甩袖走了人。于菲的父母知道此事后强烈要求退婚,本来订婚的事件就闹得成了乡亲们的笑柄,现在又出花样糊弄孩子,这样的亲家做不得!于是把彩礼钱都准备好了让郑锋来退。半天后,郑锋赶来,他扑通跪下,哽噎着:“爸,妈,你就原谅我妈吧,我保证婚后单独过,一辈子会对菲菲好。”
     于菲父母的眼底也潮湿了,他们知道郑峰是个好孩子,只是无奈有这样的母亲。“菲菲,这关系到你以后的生活,你可得认真想想,你自己做决定吧。”他们把决定权交给了孩子。
     四个月后,为了爱情于菲还是嫁给了郑峰。
     婚礼选在十一月,郑峰的老家。村里,郑峰的同龄人很多,婚礼现场很热闹,至到凌晨一点多洞房里才安静下来。
     “咚咚咚”用力的敲门声惊醒了于菲,四周黑漆漆的,天还没亮。
     “峰峰,起来!都几点了还睡,把牛栏清理出来,牛都没地趴了。”
     “菲菲也起来!不做饭吗?院子也脏了赶快拾掇拾掇!”婆婆高分倍的嗓音力穿门板。于菲拉开灯,时针显示差一刻五点。
      于菲的心里有点小情绪,但还是起床升火做饭,扫院子。
      婆婆吆喝完后又钻进了被窝。
      饭菜端上桌,于菲说:“妈,吃饭了。”
      婆婆慢条斯理地穿戴完:“你还没给我倒茶啊?!”
      于菲蒙了,三间土坯房里的一个农村妇女讲究还不少呢,早上还得敬茶啊!现在什么社会了,还以前的老资调?按照农村的习俗新婚儿媳做第一顿饭(其实也不是真做)婆婆要给扒灰钱的,这倒好,啥都没有还跩上了。于菲的脸阴了天。
      “菲菲,没听见吗?快给我倒茶,要热的,刚烧的!”
      “妈,你喝什么茶啊!大早上的,菲菲忙这忙那,你还指使她!”郑峰看不下去了冲他妈嚷了一句。
      “呵!小兔崽子,结婚第一天就忘娘了,你翅膀硬了是吧!菲菲结婚了就是大人,大人什么都该干!我是她婆婆,就该伺候我!让她倒杯茶就不行吗?再说了,这第一天就不起床等着叫,以后还得了?你看看,我床上的被子还没给叠,我换下的衣服也没给洗,现在就不孝顺,老了爬不动了她就得把我扔出去!”婆婆的指责与蛮横让于菲实在受不了,哭着跑向车站。
      回城后,于菲对郑峰说:“你妈以前都是这样吗?是不是哪儿不愿意没看上我?这样的日子昨过啊!”
      郑峰拥住于菲:“你原谅她吧!从我记事起她就是这个样子。咋劝她也不听,认为自己就是太上老君。”
      “那她是不是很孝顺她婆婆?”
      “孝顺啥!和我奶奶不知撕扯多少次了呢,我妈真舍得下手,那回把我奶奶的头皮扯出血了,父亲去拉架,她拿起旁边的铁锨把我父亲打到猪圈里去了。”
      “啊?……那她这样子咋和邻居相处?”
      “咱结婚前,我妈还跟东邻打了一架。咱家的南牛棚墙不是临街嘛,东邻的大娘就在街上晒豆子,正好摊晒到咱牛棚墙前面那块儿。我妈就和人家吵吵了,最后扭打在一起,东邻大爷听见动静后也参与进来。当时我在这儿上班,爹在田里。这回我妈一人打俩人她没沾着光,叫人家打得不轻,外人都远离装看不见,她爬回家的。以为从此她会收睑些,却还是我行我素。”
      “那以后我不去老家了,省得她端架子找事。”
      “好,咱只是过年回去,初二就回来,委屈你忍一天。”
      转眼春节来临,腊月二十六单位放假了。于菲和郑峰特意在年三十这天才拎上年货坐上回老家的车。         
      于菲小心翼翼的忙碌着,尽量不跟婆婆面对面讲话。婆婆在椅子上盘腿打坐,端着茶杯和小姑子盯着电视上的综艺节目,但是嘴还是不得闲:“我说菲菲啊,不是二十六就放假了吗?!到现在才回来!咱不能光等着吃啊,只有小的孝顺老的,没有老的孝顺小的这一说!活计都给你留着呢,你妹妹比你小一岁,她啥都不会干,也不该干,你是她嫂子不能攀着她!你先揣上面,蒸两锅菜包子,再去把那鸡剁了炖上,把藕切出来……”
      于菲恨不得把耳朵堵上,或者逃离,但又不得不忍着,总归是过年。她想起在娘家过年时热闹的场面,想起和妈有说有笑一起准备着年夜饭及招待亲戚时的必需品,于菲的眼里就有东西在闪。
      郑峰喂完猪牛又忙着和爹贴春联请先人,偶而用同情疼惜的目光温暖一下于菲。
      时光好漫长,一天过得像一年似的。等水饺炸货等年夜饭端上桌,于菲连最喜欢的春节晚会都没看勉强吃了两口就回房睡觉了。婆婆喊了一句:“你属猫的啊就吃两口!”
      迷迷糊糊中 ,一阵鞭炮声惊醒了于菲,原来是有人赶年呢,才四点。起来吧,别让婆婆再砸门,于菲想着穿上衣服去下水饺了。郑峰也急忙放了挂鞭抢年。公公起身喂牛喂猪了。床上的婆婆翻了个身嘟囔着:“都起这么早干吗!我不饿,你们先吃吧!”随即又呼呼了。小姑子丝毫响声没听见似的在另间屋里蒙头继续打鼾。于菲把水饺温到煤炉上,呆呆地做在床上。
      初二回城后,于菲再也没回过老家。
      三月,于菲怀孕了,经过十月怀胎的辛苦和欣喜,在十二月里产下一个女宝宝。医生抱着孩子喊于菲的婆婆时,婆婆急忙问是男是女?医生说是千金。婆婆竟然没接孩子跑到窗前抹起了眼泪。郑峰伸出双手接过来,边亲吻着女儿的手边说:“妈,你看你孙女多白啊,长大了肯定是个小美女。”婆婆把嘴撇到一边:“白当个屁用,俊也变不成带把的!”随后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出门打车回了老家。
      年就在月子中度过了,于菲用母亲的本能摸索着照看孩子,这个月子做的悲怆辛酸。
      孩子四个月,单位的产假期到了。郑峰再三请求母亲来照看孩子,却屡屡遭拒。于菲的娘家妈在照看弟媳的一双儿女更无暇帮助于菲。面对现实,于菲放弃了工作。
      又是腊月二十八了,这年是回还是不回呢?
      电话响了,是公公的声音:“菲菲,好孩子,回来吧。别跟你妈一般见识,她早上肚子疼得了烂尾阑住院了。”
      一股暖流过心间,于菲收拾起行囊。

作者简介
  刘相云,女,山东德州齐河人。绝句小说新文体研究会执行会长兼组稿编委,德州市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山东文学》《微型小说月报》《新青年》《速读》《厦门日报》《东方文化周刊》《河南经济报》《生活晨报》、美国《伊利华报》《明州时报》、新西兰《先驱报》、德国《欧华导报》、菲律宾《世界日报》等海内外报刊百余家。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网站地图 申博游戏平台 申博 太阳城申博开户 星级百家乐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33登入 申博138注册登入 申博怎么注册 申博娱乐手机登入网址
    澳门星际赌场 网上百家乐 申博网址 太阳城登入
    太阳城亚洲 申博官网 太阳城会员登入 澳门新葡京赌场
    申博游戏注册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捕鱼游戏 申博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