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我就是薛涛,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2019-02-20  网上百家乐



集美貌和才华于一身的女子,是什么样的?

论美貌,她迷倒了9任四川省长兼军区司令;

论才华,《全唐诗》中收录了她90多首诗;

论能力,她能在四川省长府里处理一切公文;

论交际,她和元稹、白居易、裴度、李德裕都有交往;

论书法,她的行书模仿王羲之,笔力峻激;

论贡献,她发明了中国第一张彩色纸笺;

论地位,后世有人把她与杜甫并列;

论影响,她生活过的地方仍然被成都人民完善保存。


薛涛,就是这个风一般的女子。



768年,薛涛出生在长安的士绅家庭。

他的父亲薛陨是个正科级的机关干部,

在长安,如果一砖头砸倒10个干部的话,

其中有9个就是正科级。

虽然级别不高,又没有儿子,

但是薛陨特别宝贝这个闺女,

从小就教她读书识字,

希望她能够不做笼中的金丝雀,

即便生活在小县城,

也能够在柴米油盐中发现诗和远方。


那年夏天,薛涛已经8岁了。

她正在院子里思考着

“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这样的人生哲理,

父亲在旁边吃着西瓜、扣着脚丫,

大嘴里“吧唧吧唧”的响声,

吸引着薛涛直流口水。

突然,薛陨站起来大喊:


”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



等了几分钟,薛陨垂头丧气的坐下:

“日了狗,说好的诗兴大发呢,怎么接不下去了。”

旁边的薛涛鄙视的看着老爸:

“给我吃西瓜,我就帮你接诗。”

薛陨赶紧把一大盆西瓜递给闺女,

指望着她帮自己圆场子。

薛涛笑嘻嘻的拿着西瓜,张口就来:


”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


好诗,太棒了。

薛陨刚夸完,就琢磨出味道来:

“一个小姑娘家,

张口就是‘迎来送往’的句子,

这特么叫怎么回事嘛。”



薛陨虽然官不大,但是喜欢打嘴炮。

今天打报告说:事情不能这么干......”

明天发论文说:“那件事都是谁谁搞砸了...”

过两天直接在大会上开喷:

“我不是针对谁,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这样的基层干部,哪个领导能受的了他?

终于有一天,他的领导告诉他:

“四川那地方不错,组织决定派你去四川吃火锅、喂熊猫。”

薛陨只能带着全家老小,出发前往四川。

可是吃惯了油泼面,突然让他吃麻辣火锅,

身体就发出了抗议。

组织还嫌不过瘾,突击派他出使南诏。

得了,过桥米线更吃不惯,

还没回来,就挂了。


这一年,薛涛14岁。

家里没了顶梁柱,母女俩的生活一下子就垮了。

看着母亲以泪洗面、精打细算的样子,

薛涛决定:“我要进军娱乐圈,用自己的才艺养活母亲。”

她立刻报名参加了“大唐女声”的选秀比赛,

经过海选、复赛,一路闯入决赛,

拿到了”大唐女声“年度总冠军。

在领奖台上,薛涛含泪哭诉:

“我有一个不幸的家庭,

父亲生病去世,母亲以帮人洗衣服为生......”


绝美的面孔、惊世的才华、凄惨的身世,

很快激起广大油腻中年男人的怜悯之心,

他们疯狂为薛涛点赞、投票。

一颗耀眼的明星,在大唐的西南冉冉升起。




在薛涛的粉丝中,韦皋的身份地位最高。

他原本就是中书令,

又被派到四川担任“剑南西川节度使”,

成为“使相”,妥妥的西南一把手。


有一次,韦皋请了名流权贵举办Party,

当然少不了当红明星的助兴。

在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

韦皋哈着酒气,请红透半边天的薛涛赋诗一首,

以助大家的酒兴。

毕竟大家都是文化人,

总不能学鸿门宴来个“项庄舞剑”吧,

太俗气,有辱斯文。

薛涛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提笔就写:


乱猿啼处访高唐,一路烟霞草木香。

山色未能忘宋玉,水声尤是哭襄王。

朝朝暮暮阳台下,雨雨云云楚国亡。

惆怅庙前多少柳,春来空斗画眉长。


明明是一个混演艺圈的女子,

偏偏写出“哭襄王、楚国亡”这样忧国忧民的诗句,

颇有大丈夫之风。

韦皋顿时觉得,她跟其他女子不一样,

说出了那句改变薛涛一生的话:

“Come  On,我包养你。”




第二天,唐朝的报纸就发出头版头条:

《严重违纪,节度使包养女明星》。

可韦皋手里有兵有钱,朝中有人撑腰,

根本不在乎坊间风评。

他反而大大方方的带薛涛出席各种场合,

都江堰修缮工程的剪裁,他们盛装出席;

成都麻辣火锅节,二人共吃一碗底料;

大熊猫生出了宝宝,他们领养了一只回家。


韦皋不仅仅带着薛涛游山玩水,

还让他当了自己的办公室主任,

凡是来往公文、上级精神,

必须要薛主任过目,才能送达韦皋。

在唐朝,除了武则天时代,

还没有哪个女子能够进入政治场。

可薛涛做到了,她在担任办公室主任期间,

亲自起草了无数公文、传达了无数的精神,

不但富有文采,而且条理清晰、思路明确。

如果加以培养锻炼,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韦皋突发奇想:“这可是唐朝,风气很开放哒。”

第二天他就向朝廷报告,

请求授予薛涛”校书郎“的职务。

这虽然是个副科级的虚职,

但却是担任宰相的必经之路,

可见“校书郎”的重要性。

韦皋疯了,朝廷可没疯:

“不允许,再敢BB就派检查组去查你。”



给薛涛求取官职的事情虽然泡汤,

但大家都知道了薛涛的才能,

就给她起了个外号:女校书

整个四川,都知道韦皋和薛涛的亲密关系。

从此,官场、商界、黑道流传着一句话:

“要想富,找薛涛。”


四川的大大小小干部,都在私下里找薛涛送礼,

希望她能在韦相公面前多多美言几句。

西南资产过亿的商人们,将海外代购全包了,

把最新款的LV、GUCCI全部买回来送给薛涛,

只希望能多接几个工程。

黑道大哥们就不用说了,

本身就不干净,还不巴结好了?

薛涛仗着自己跟韦皋的关系,对这些贿赂来着不拒。

金钱、房子、奢侈品,薛涛收了好几个火车皮。


虽然她收贿赂、收名牌、收房子,

但她知道:自己是个好姑娘。

因为她把这些东西全部上缴国库,

没有给自己留一分钱。

天下去哪找这么明事理的姑娘,

简直堪称”唐朝好小三。“




薛涛不爱钱,但是很享受俯视这个世界的感觉。


一个小官吏的女儿、沦落为艺妓,

虽然名扬天下,每天都能上头版头条,

但毕竟是上不得台面的玩物。

现在不同了:

“我掌控着节度使府的一切,

西南的一切指令都由我的手里发出,

之前看不起我的人,

全都像哈巴狗一样跪舔。”

薛涛很享受这种生活。


但是她忘记了:

这所有的一切,全都是韦皋为她带来的。

一旦韦皋对她不满意,

随时可以收回她所拥有的一切。

这也是古往今来所有“小三”的命运。



薛涛在西南地区的影响力实在太大了。

这严重的影响了韦皋的名声:

包女明星、贪污受贿、女子乱政......

朝廷里的政敌不禁要问一句:

“韦大爷,你想吃花生米吗?”


韦皋毕竟是成熟的政治家,

对薛涛的不成熟很不满意。

为了提高她的艺术修养,

韦皋决定派她到松州去体验生活。

松州地处川藏交界处,现在都是欠发达地区,

何况在“安史之乱”后的唐朝。

走在泥泞的小路上,

听着耳旁猿猴“哇哇”的叫声,

薛涛的心头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闻道边城苦,而今到始知。

却将门下曲,唱与陇头儿。

黠虎犹遵命,烽烟直北愁。

却教严谴妾,不敢向松州。




她终于明白了:

之前的自己不过是沐猴而冠罢了。


能不能回到成都,就看韦皋的心情了。

薛涛在路上的小茅舍里,给韦皋写了一封信,

准确的说,是十首诗。

因为每首诗里都有“离”字,

所以又叫《十离诗》。


《犬离主》

驯抚朱门四五年,毛香足净主人怜。

无端咬着亲情客,不得红丝毯上眠。


《燕离巢》

出入朱门未忍抛,主人常爱语交交。

衔泥秽污珊瑚枕,不得梁间更垒巢。


《镜离台》

铸泻黄金镜始开,初生三五月徘徊。

为遭无限尘蒙蔽,不得华堂上玉台。


在写给韦皋的诗中,

薛涛完全将自己比作附庸的工具,

应该全心全意的伺候主人,

现在惹的主人不开心了,全是臣妾的错啊。




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何况还不止一日呢。

韦皋看到这封信,心软的像海浪冲过的沙滩。

原本只是想惩罚她一下,

既然知道错了,就回来吧。

你想让我来,我就得来?

你想让我走,我就得走?

老娘还不伺候了。

一个人要活成想要的样子,必须靠自己。


回到成都后,

薛涛用自己赚的钱给自己赎身,

从此退出娱乐圈,

也不再参与任何外部事物,

全心全意经营自己的小生活。

她在成都西郊浣花溪畔买了一个院子,

并且在院子里种满了枇杷树,

从此洗净铅华,

成为穿麻布裙、戴遮阳帽、满口“岁月静好”的文艺女青年。



搞文艺,需要钱;要吃饭,需要钱。

既然想要“岁月静好”,就必须实现经济独立。


当时的浣花溪边,有很多造纸作坊。

在这条“造纸一条街”上,每家每户都是熟练工,

生产着自古相传的大纸张。

薛涛是个姑娘啊,看着那么大的纸就渗得慌,

那感觉就像萌妹子看见泰森一类的肌肉猛男,

绝对不是满心的喜欢,而是避而远之。

何况,薛涛喜欢写小诗,

写在大纸上,有一大半都是空白的,

太浪费木材资源。

“那我就自己造纸,我为自己带盐。”


薛涛聘请周围的熟练工到自己的作坊里,

又给大纸彻底减肥,缩小了一大半,

成为16开的小纸。

再用热辣的红色把小纸染红,

将芙蓉花的汁液蒸发,在纸上沾满香味。

方便、美丽、香气扑鼻,

这样的小纸很快风靡市场,

薛涛成为成都的“造纸天后”,

人民群众也把这种喜闻乐见的小纸称作“薛涛笺。”

而造纸用的水井,也被称为“薛涛井”,

用这口井水酿造的酒,也叫“薛涛酒。”

你看看,薛涛用一张纸带动了多少周边产业,

不仅仅自己发家创业,还造福后世。


美丽的女子会被人记住,

但是坚强的女子令人敬重。

当一个女子既美丽又坚强时,

她将无望而不胜。




薛涛凭借努力证明了自己:

不依靠男人也能活的很好、很精彩。

在晚唐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

薛涛硬生生把自己打造成一张靓丽的名片。


这个美丽的人形名片有多靓丽,

看看她交往的人就知道了。

韦皋卸任后,高崇文接任剑南西川节度使。

高崇文刚到成都,就代表政府去看望薛涛,

等到高崇文平定动乱、军功卓著时,

薛涛写诗庆贺他为国建功、威信彰显。


惊看天地白荒荒,瞥见青山旧夕阳。

始信大威能照映,由来日月借生光。


看看人家嘴巴多甜,

日月都得借助高崇文才能发光发热呢,

你们能晒太阳,都是沾高老板的光。

高崇文卸任后,武元衡来了,

照样被薛涛的魅力吸引,

经常邀请她去府里喝喝茶、聊聊天、谈谈人生理想。

有一次,武元衡在一场party上下令撤去灯火,

让明亮的月光照进大堂,

那一刻放佛人间仙境一般。

看到“使相”大人如此豪爽雅致,

薛涛点了一个大大的赞。


落日重城夕雾收,玳筵雕俎荐诸侯。

因令朗月当庭燎,不使珠帘下玉钩。



如果你以为薛涛只为高官显贵唱赞歌,

那就大错特错了,薛涛凭借自己的才华,

在大唐的诗坛打下一片大大的江山。


她用自己做的“薛涛笺”与众多大咖唱和,

一方面为自己的造纸事业做广告,

另一方面使自己的诗文传遍天下。

当时的诗人,写诗之后第一个想给皇帝看,

第二个就是想给薛涛看。

如果能被薛大咖点赞、转发,

粉丝必定蹭蹭的往上涨。

凭着这样的诗坛地位,

薛涛与白居易、刘禹锡、杜牧、刘建等等大咖,

都成为好朋友。

他们互相点赞、吹捧、一起涨粉丝,

一幅喜大普奔的和谐画面。

大诗人白居易就对薛涛念念不忘,

偶尔会弱弱的问一句:“涛,约吗?”


峨眉山势接云霓,欲逐刘郎此路迷。

若似剡中容易到,春风犹隔武陵溪。


薛涛一个大嘴巴子扇过去:“约你大爷。”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白居易。




薛涛拒绝了白居易,但彻底爱上了元稹。


809年,31岁的元稹奉命出使四川。

还没进入四川地界呢,就发信息给薛涛:

“梓州,长虹大饭店,508号房。”

薛涛看到信息,

立马穿上最漂亮的裙子、画最美的妆,

坐火车从成都直奔梓州。

好吧,白居易早已哭晕在厕所里。


42岁的薛涛,感觉自己重新回到了18岁。

前所未有的震撼和激情告诉她:

“这个男人,就是我梦寐以求的伴侣。”

从长虹大饭店出来后,她就写下了爱的宣言。


双栖绿池上,朝去暮还飞。

更忆将雏日,同心莲叶间。


啧啧啧,“同心莲叶间”,真是一幅少女娇羞状。



生活在21世纪的我们知道:“约X,从来都是一场游戏。”


薛涛和元稹,就是唐朝版约X。

元稹只不过是来四川出差罢了,

终有一天会回到中原,追寻他的前途,

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大自己11岁的女人,

流连在四川盆地呢?

薛涛没想到,这份感情的期限只有3个月。

在送元稹上火车的时候,薛涛轻声的说:

“你站在此地不要走动,我去买几个橘子。”

元稹低下头,轻轻的嘟囔:“日了狗。”


在送走元稹后,薛涛依然放不下这段感情。


花开不同赏,花悲不同落。

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


多么想和你静静的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可你一走就没有音讯,我不知怎么才能看到你。


芙蓉新落蜀山秋,锦字开缄到是愁。

闺阁不知戎马事,月高还上望夫楼。


每到明月高悬的夜晚,薛涛就登上望夫楼,

踮起脚尖往北方看,希望能看到她的情郎。

但是,她总是一次次的失望,终于明白:

“我们早已分手,又何必念念不忘。”


他家本是无情物,一向南飞又北飞。



十一


薛涛是想过嫁给元稹的,可元稹是个多情种子,

他怎么会被薛涛牵绊?

薛涛在经历了相爱、相思、相望后,

终于下定决心斩断情思。

这也是她与别的女子不同的地方:

“永远做自己,不作任何人的附庸。”


自小流落风尘、出入将门相府、

见惯世间繁华、尝遍人生苦涩,

薛涛真的累了。

她把浣花溪边的院子卖了,

在碧鸡坊附近筑起一座“吟诗楼”。

她脱下大红色的长裙,换上素雅的道袍,

从此每日读书、写字,与诗文为伴。

每当有一首新诗酝酿而成,她就亲手写到素雅的小笺上,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一不小心,薛涛又成了唐朝最牛的女书法家。

她的字“无女子气,笔力峻激”,

一笔一画都如刀枪剑戟一般硬气,

就像她的性格,从来容不得半点马虎。


渐渐的,薛涛老了。

当年红透半边天的美少女,

当年横行锦官城的女校书,

当年诗文传天下的薛大咖,

如今成了一名慈祥的老太太。

在听闻李德裕建“筹边楼”安定了西川动乱后,

依然激动的写诗激励将士们奋勇前进。


平临云鸟八窗秋,壮压西川四十州。

诸将莫贪羌族马,最高层处见边头。



十二


如此奇女子,千古难得一见。

以至于王建评价她:

有才华的女子多如牛毛,但谁都比不上薛涛。


万里桥边女校书,枇杷花里闭门居。

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


而她当年的住所,早已被后人开辟为望江楼。

那里有一幅楹联,将她与诗圣杜甫相提并论


古井冷斜阳,问几树枇杷、何处是校书门巷?

大江横曲槛,占一楼烟雨、要平分工部草堂。


她不争抢、不贪婪、不抱怨,

将一把烂牌打出了最美的结局。

只要用心做自己,

时间会给你最好的答案。

薛涛,用她的才情和智慧,温暖了晚唐的天空。


温乎:守护每个人的真心、诚意与勇气。

在文字里岁月静好,在温暖中风华绝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网站地图 申博现金网 申博会员登入 申博游戏平台 澳门大三巴赌场
    申博电子游戏登入 申博正网官网 申博登录不了 申博开网登入
    澳门新葡京赌场 极速百家乐 太阳城申博开户 澳门星际赌场
    极速百家乐 申博现金网址 百家乐娱乐登入 申博现金网
    申博百家乐 申博太阳城现金网 澳门大三巴赌场 太阳城集团